东莞动漫产业缺人才成发展瓶颈 月薪5万仍难招“良将

2018-06-01 10:28

  第七届国际漫博会在今天落下帷幕。在过去的这五天,全球动漫行业聚焦东莞。羊晚记者调查发现,东莞的动漫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原创动漫企业人才流失严重,有企业出月薪5万依然招不到“良将”。

  广东省动漫协会秘书长丘玉梅,东莞注重原创动漫发展无可厚非,但更应注重跟广深之间的产业分工协作,避免恶性竞争。

  作为世界“制造工厂”,东莞动漫产业拥有良好的制造业基础。截至今年,东莞已经连续成功举办7届漫博会,“动漫”与“制造”的“约会”碰撞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径,仅去年的漫博会就给东莞带来了34.9亿的制造大单。

  不过,东莞却并不满足于此,在动漫狂欢的背后更加看重的是,动漫产业蕴藏的巨大商机。

  在本届漫博会,“葫芦堡”已经小有名气,他们开发的儿童系列产品远销海外。但早在2008年,葫芦堡只是一家普通的家具企业,受金融危机的冲击,摇摇欲坠,一度濒临倒闭。2010年,毕业于大学人文科学院EMBA的林创举“受命于危难之间”,接手了当时的家具企业并大胆成立了葫芦堡儿童家具厂。短短几年时间,这家曾经摇曳在死亡线上的企业已经完全,现在的葫芦堡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已经过亿,并且在今年成功登陆新三板,成为东莞首家上市的文化企业。

  葫芦堡现任CEO林创举告诉记者,公司能够在动漫业和制造业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在家具中融入动漫文化元素,使产品得到消费者的认可,令企业成功实现华丽转身。

  其实葫芦堡的成功只是东莞众多动漫企业的一个缩影,将传统动漫产业与传统制造业大胆结合是一项创举,也成为当前许多动漫企业谋求的新出。东莞市蓝信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是去年才成立的一家本土企业,然而短短一年半的时间,他们通过探索新兴动漫产业发展的趋势,除了在动漫原创、新展示、动画设计等领域有所涉猎之外,还将商业定制、工业产品的品牌运营作为自己的主营业务。

  同时,他们在动画创作中融入了许多传统文化元素。蓝信动漫副总裁新告诉记者:“现在的动漫产业跟以往大有不同,尤其是在东莞这个地方,制造业依然是主导,能够将我们的产业与其结合可能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在传统领域如何做出新意得到大众的认可,也一直是我们思考并在做的。”

  新所说的新意,其实就是企业的研发能力。羊晚记者调查发现,东莞稍微大点的动漫及相关企业,都配备了自身的研发团队,但绝大部分中小企业仍然处于“来料加工”阶段。以茶山一家玩具厂为例,老板王先生表示,研发投入太高,企业只有争取一些动漫IP的授权,在动漫衍生品环节分“一杯羹”。

  “拽猫”是东莞原创动漫中代表品牌,其销售和品牌运营负责人陈先生告诉记者,东莞一些动漫企业从代加工转型,确实研发出了自己的动漫LOGO,“但多数只有一个动漫形象,没有动画片,没有故事,没有文化底蕴,根本无法进入行业主流”,在陈先生看来,一个动漫品牌的成败,不仅仅是企业砸入多少钱设计,而是“讲好故事”,但在这方面东莞企业还很欠缺。

  来自广东动漫协会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动漫业产值保持强劲的发展态势,总值超过1000亿元,广东省动漫产值占全国总值30%以上。珠三角地区是中国动漫的核心区域,包括奥飞动漫、华强动漫、腾讯动漫、炫动、原创动力、蓝弧文化、方块动漫等企业均为业内执牛耳者,这其中没有一家在东莞。

  广东省动漫协会秘书长丘玉梅却并不鼓励东莞在原创动漫方面花大力气。“国内原创动漫已经很成熟,在广东,广州和深圳已经有大批优秀的原创动漫企业,夹在中间的东莞应该考虑如何在产业链上分工协作,而不是去恶性竞争”,丘玉梅认为,在动漫衍生品制造方面,东莞具备最大优势。

  研发能力欠缺,除了文化底蕴、资金投入及企业自身的定位之外,更为关键的因素是人才。

  蓝信动漫副总裁新告诉记者,“人才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困扰着他们的一个难题。就拿简单动画制作来说,前期的策划、设计、导演,中期的场景制作、建模,后期的特效、剪辑、配音、合成等各个步骤都常专业的工作,不是业内人士绝对是做不到的。在蓝信动漫,一个基层岗位上的场景制作人员每年的待遇都是十万块钱以上,可是就算是给出这样的高薪,招人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新说,东莞历来都是以制造业为主导,多年以来的产业结构决定着本土的高科技创新型人才紧缺。他们曾经也带领招聘团队前往外地高校进行专场招聘,但是效果并不明显,一方面,现在许多高校培养的大学生大多全面而不专业,很难适应企业的发展需求,这样的学生招进来需要进行大量的培训,耗费成本不说,高频率的人员流动有时候给企业造成的损失是无形且巨大的。另一方面,某些能够胜任企业特定岗位,在专业领域具备一定经验和能力的人才,大都愿意去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寻求更多的机会,他们对于自己的生活发展要求很高,单独依靠高薪很难凝聚。

  面对这一问题,蓝信动漫提出了许多解决方案正在尝试,一方面通过公司成立以来稳定下来的一批精英,利用行业内的人脉资源拉拢人才,另一方面与许多大型的人才网站进行合作,目前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是人才的瓶颈突破依然需要花大力气。作为上市公司的葫芦堡在人才方面同样面临着一些小问题,但是他们多年来的摸爬滚打积攒了许多宝贵经验,通过企业不同层级需求和岗位特定,在人才的引进方面一直保持灵敏的嗅觉不敢松懈。

  “我们现在也在四处招人,最高工资开到了月薪5万元。”拽猫的陈先生坦言,东莞动漫产业在原创上,还欠缺一个创造氛围,很多人才宁愿选择北上广深,因为那里有成熟的动漫人才圈子,有良好的培训机构。

  以漫博会吉祥物设计者之一,青年设计师倪超为例,三年前,他也在东莞上班,后来将工作室搬到了广州。

  “设计师也好,创作团队也好,他们都需要养分。这个养分包括更开阔的国际视野,更有新意的创作观点,更具代表性的创作以及更为的创作。但目前来说,东莞还没有这样一个吸收动漫人才的条件和。”倪超认为,东莞动漫人才缺乏的另一个原因是动漫产业虽然已经处在升温的阶段,但暂时还只是量的积累,没有达到质突破,并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动漫产业链。

  对此,广东省动漫协会秘书长丘玉梅也表示,对于设计师而言,薪水并非最大的,良好的创作氛围和优秀的创作团队,更吸引动漫人才。

资讯排行

随机文章